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大渝娱乐网 >> 最新文章

钟欣桐深圳殡葬改革深户居民将全部免费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5:14:01

深圳殡葬改革 深户居民将全部免费

11月17日,副市长陈改户调研殡仪馆,现场拍板启动殡改,有报告提议推行“基本服务全民免费”,受惠对象也包括外来人口在内,实施这项计划需每年财政拨款4000万元。昨日,民政局方面称报告已提交财政委,并被部分同意———先解决户籍居民后事免费问题。

此外,昨日本报的报道中,殡仪馆方面称其员工多次遭到中介人员威胁。民政局方面向南都记者证实,副市长陈改户已表态,让该局整理提交一份报告,将发动公安、执法等部门介入,打击涉黑行为,保障殡仪馆工作人员安全。

「关于改革」“外来工免费更显人文关怀”

昨日,深圳民政局有关负责人称,提议报告局里已通过。“我们是想全口径,包括外来工也免费,甚至港澳居民,他们后事在这边处理,也可享受。”该有关负责人说,关于这个提议,事实上已多次与财政委方面沟通,但一直未达成意见。

对此,财政委方面称,具体的方案由民政局来做,如果报告被审议通过了,才能进入财政拨款的程序。在确认今年市政府自行发行22亿元地方债券时,财政委方面就称发债所筹集的资金主要用于解决前年和去年一些在建的民生项目费用。

昨日傍晚,民政局方面证实,财政委不同意全部人员基本服务免费,但同意户籍人口后事的基本服务由政府财政买单。“这个意见确定,但文件还没有下来。”

户籍人口的这块支出,每年需要花多少钱?民政局有关负责人算了一笔账:每年约4000具户籍人口遗体,每具成本约1800元,“按此标准,不到1000万元。”

该负责人认为,只有全口径(包括外来工)免费,这样的改革才真正有意义。“其实户籍居民,一般不需要,而对于收入偏低的外来工群体来说,除了减轻他们的负担,也彰显了一种政府的人文关怀。”该负责人说。

对此,市人大代表胡桂梁认为:“按部就班是应该的,分步实施,先解决户籍居民和困难家庭,一下子搞阻力大。”

「关于服务」“殡葬服务不能光靠政府”

在殡仪馆实行“基本服务免费”意味着殡仪馆将朝着公益性质改革?民政局方面指出,基本服务免费不等于全免,还是有经营性质,“这是下一步的事情,现在馆、办都还没有分离。”该局相关负责人认为,目前殡仪馆的运营也是“欲说还休”。所谓“馆、办”分离,就是殡仪馆的服务和管理剥离,但如今深圳的殡仪馆却是管理、服务和经营三块混在一起,“自己管自己,好坏都是自己的。”

深圳此前两次推行“馆、办分离”都没有成功,原因何在?该负责人认为还是编制指标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提议,单独分出一个管理机构,但都没有实现。”

提议“全民基本服务免费”的深圳殡葬管理所所长林清泉认为,政府为殡仪馆的运营成本买单,殡仪馆没有了生存的压力,才能更专注于服务。

对此,民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了顾虑,“我们也一直在思考,吃皇粮后,服务质量如何保证?”

他认为,殡葬服务,光靠政府也不行,应当放开市场,让民间机构参与,“应该让居民多样化选择,这样也能减轻殡仪馆的社会责任压力,避免成为矛盾的焦点,像一些家属觉得殡仪馆的环境不好,有一些不便的地方之类,如果有其他机构可供选择,问题就好解决了。但他坚持遗体只能由政府火化,”如果遗体成为一种‘商品’,可能会导致一些遗体遗失的问题。“

「关于中介」“引入竞争其实是好事”

昨日本报的报道中,已指出了殡葬行业存在的问题,其中中介公司违规经营乱市尤甚。

对此,民政局有关负责人说,“称他们为黑中介,这对整个行业来说也不大能接受。”

他介绍,当初政府准许中介进入殡葬用品市场,初衷是引入竞争,让居民多样选择,“独此一家的话,即便真的服务好,也会有人不满意的。市场放开,其实是一件好事。”

对于上述有关负责人的观点,中介从业人员称“沉冤得雪”。

经过殡仪馆反复的“黑中介”理念输出,昨日馆内仍有中介人员活动,不过却变得警惕,有人上前询问时,下意识捂住胸牌,“什么是黑中介?这是乱扣帽子,怎么不说这里是黑殡仪馆呢?”一名正忙于吃午餐的中介人员称。

“中介机构可以提供很多服务,从运送、遗体告别仪式,到最后火化、骨灰暂存、墓地选择都可以省去很多心思。”一名有非至亲去世的王女士称,如果这个过程完全靠亲戚一家人操办,肯定会花费很多周折。

南都记者看到,王女士用计算器仔细核对各项收费,最终确认的收费总额为10400元。而在一边“全程跟踪服务”的中介人员,一再向王女士承诺,每一个环节都会安排好,只要听从其指令即可。

「关于监管」“应提高市场准入门槛”

事实上,中介的服务费用总体还是相对偏高,“死者家属,一般不愿意为了一些殡葬收费项目讨价还价,好像有点对死者不敬似的。”

昨日,不少参加亲友遗体追悼会的市民均表示,都是最后一次“挨宰”了,让死者安息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殡葬中介的存在,不少人士在表示认可的同时,对其高收费也表示了不满。希望有相关部门对殡葬中介机构进行规范。

昨日本报的报道中,林清泉就指出,殡葬行业的整体不规范,根源在于监管的缺失。但昨日民政局方面却称,一直有监管,“之前有工商、执法等多个部门联合组成的领导小组,后来撤销了,又组建了一个联席会议制度来管理。”

至于为何撤销“领导小组”,该局称原因很多。不过,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称,除了清明和重阳,鲜见有监管人员到殡仪馆。

对此,民政局的有关负责人认为,主要是因为没有专门的执法队伍,“管理力量还要加强。”

胡桂梁则认为,专职的执法队伍不一定要马上建立,“这本来就是民政局的职责所在,应该提高市场的准入门槛,如果有违规经营,就按照规定清退。”

「关于违规」法医中心也想财政包揽

昨日本报的报道中,殡葬管理所质疑法医中心违规收费,“按照殡葬管理条例,中心只能运接和暂时保管涉及刑事案件的遗体,而且是无偿的。”对此,法医中心有关负责人称这也实属无奈,财政没有额外的预算,要保证中心人员的薪资发放,运作成本等,所以收费。同时称,收费是经过审批的,按规定的价格收取。对此,深圳发改委方面暂未有回应。

对此,民政局有关负责人称,法医中心的这种做法,事实属于违规,“它(中心)还是殡葬行业监管的联席会议成员,但涉及利益问题,它还是那样做了。”他说,民政局方面其实已多次向上级部门提出意见,要求法医中心严格按照规定,将非刑事案件的遗体移交民政部门处理。

中心有关负责人称,如果财政拨款能够解决中心的正常运营,可以不收费。对此,胡桂梁认为,应该加强对法医中心的监管,“中心的设置,不可能一点经费也没有,不能说没钱养人就要收费,可以加强自身的管理,控制支出。”

此外,对于本报昨日报道北大医院涉嫌违规超时停放遗体的问题,该院作出调查称,超时停放问题事实存在,原因有三方面,包括家属按照自身的风俗习惯,要求停放;遗体无人认领和因纠纷搁置等。同时,该院证实,其太平间外包给社会机构运作。

重庆托运汽车

南充大件货运

成都到昆明大件运输物流

友情链接